0571-87357345

我要
反馈
鉴定估价分类

==收藏墨盒 收获另外一种快乐==

2016/10/17 18:02:05 13650人浏览/188评论 收藏 举报 分享到 切换查看 平铺查看

民国

    本人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收藏与研究晚清民初的浅绛彩文人瓷,自认为收藏之乐只在于此,其间,间或偶藏些价位低的老普墨盒,也或偶撞一好盒,还没捂热,即被“大行”磨走,前阵子遇一底款为“万丰”的细刻山水三层原光盒,只知其雅而美,未知其理,掌眼师友几次想要,终强留了下来,此事权当此文序曲,按下不表。
   每入藏一盒我必捧于掌中摩挲,一为其承载的历史沧桑与精美工艺足令我辈叹服;二为其与浅绛彩文人瓷相比,皆为古时置于书房案头之物或为文化底蕴较深的书画名家创作,众所谓书画同源,其理相通。
   尝一日有朋友发一盒与我,与该朋友每年有小几十万的交流,诚信与人品没得说,主虑其玩盒不多,或致走眼。征求其同意的情况下,小范围发了几个我信服的藏盒高手,并请海风师友掌眼定准,赶紧付款买下。
   在经过“漫长”的等待后,终于端捧于手中。其底板款识对路、皮壳沧桑,与盒身也非拼接,掂之手感沉重,抚之如丝般光滑,些许填彩仍在,放大镜下刀路清晰有力,字体俊朗潇洒,自然纵横于表面的“牛毛纹”越过密密麻麻的文字,老自是老的了,心遂安了下来。
   双手捧着,心里想“硕大”的盒体上竟要以刀代笔,刻上近六百蝇头小字,且字字讲究,如笔在纸绢上一气呵成挥就,倘放在现今国力的书房里也当是一件较为“奢华”的事情.......
   正如浅绛彩文人瓷的耐人寻味一般,收了此盒后,我即每日摩挲、每日在放大镜下仔细欣赏并研究。
   “朱子家训”题材较常见,这里按下不表。
   就年份款与定制者款而言:
   据《百年历史》载曾任国民党第二战区长官部秘书的李蓼源先生所撰“秘书眼里的阎锡山”一文记载:阎锡山作为国民党的一个军政权要,为在:“立功、立德、立言”上做到“三不朽”,一生大做文章,并留下不少日记。
   阎的日记开始于一九三一年(民国二十年)。
   阎自述:“其时余适旅居大连。二十一年春,余出任**绥事,事繁而日记未停,多于晨起洗时间为之。抗战军兴,作战、训练、穿衣、吃饭等事之策筹,已使人精疲力竭,故此日记亦遂不能按日记载。”
   阎的日记特点是:“不记事而记事之理”。阎认为:“记事是主观的,记理是客观的;记事是为自己留痕迹,记理是给人类贡献作准绳。”阎记述说:“余不愿为自己留痕迹,愿对人类有所贡献,故记理不记事。”但我看阎的日记,也不全是记理,也有记事。一九四二年时,阎的日记已有三、四十万字。
   他在克难坡时,逐日将需记之事自己写出或靠秘书录出,然后由文书秘书毛笔恭录于其大本日记册内。
   
  当时阎锡山的誊录秘书为刘旭华,字东初,中阳县人。
  
  据此大胆猜测:其誊录秘书当为书法水平较高之人;誊录工作繁重且量大,需要有大个头的墨盒置于案头使用。
  此多字盒刻年份为辛未年,也即1931年。其年正是阎锡山日记开始有誊录记载之年。
  为收藏此盒,本人阅读过多篇关于阎锡山在山西盘踞多年的历史,其为政、待民、带兵与抗日之事,也刷新了我打小时候起形成的对国民党军阀、对阎锡山的固有“内存”,往事如烟,历史难再,这也算是一种收藏与研究之乐吧.......

发表评论

手写输入
预览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