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71-87357345

我要
反馈
鉴定估价分类

梦里青花说字画之真假美猴王1

2016/05/09 18:37:57 5048人浏览/153评论 收藏 举报 分享到 切换查看 平铺查看
中国字画的造假源远流长,经历了李鬼和李逵时代、双胞胎时代、多胞胎时代、克隆和真假美猴王时代等不同阶段,有的是多个造假时代特征和方法并存,比如当代。     字画造假有多种情况,从方式上说----第一种是代笔,比如明代唐寅常由周东村代笔;董其昌常请叶有年、沈士充、吴振和赵左代笔等等。清代金农喜爱项均和罗聘等代笔;赵之谦甚爱王庭训代笔;刘墉来的更直接,敬奉小老婆的代笔之作为上品等等。现当代更有刘继卣为父刘奎龄代笔等情况,致使刘继卣的功力超过了刘奎龄,《刘奎龄画集》中有很多其实是刘继卣的作品。类似情况、什么妻为夫代笔;母为子代笔;小舅子为姐夫代笔;三姨夫为外甥代笔;二奶为官员代笔等等不胜枚举,水涨船高,愈演愈烈。像范曾的流水线作业,想必大家早已耳熟能详了。这样的作品艺术水平各异,收藏价值不同,但终究属做伪。粗略估计,这类代笔作品占了字画市场七分之一到八分之一的比例,这些作品大多都是真印章,本人添墨、落彩、题款者也比较多。代笔的行为,古人称为‘雅捉’,今人叫做‘替人捉刀’。第二种就是刻意造假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字画造假行业的‘四大美女’,即‘摹、临、仿、造’。摹:就是‘勾勒填色墨、透描加拓写、力争同原作、不管藏家苦’;临:就是‘追求其神似、原本来构图、越像越好卖、整挺来买滴’;造:就是‘臆造迷惑人、原图难查找、怀有侥幸者、上当自找的’;仿:就是‘仅摹其框架、丢掉各蓝本、发挥高能量、想象来创意’。     中国字画造假能确切考证到的是**代,此前肯定也不少。自**、明代和晚清民国,字画造假之风是长江后浪推前浪,一浪更比一浪高。而现代和当代,尤其是收藏热兴起以来,字画造假已呈排山倒海之势,亘古未有,造假手段花样翻新,各种环节的突破势如破竹,摧枯拉朽,无以复加。字画造假史上唯一可以嘉许的是唐人,唐人搞摹本是为了保存、修习与传世,没更多利益追求。比如三希堂法帖,就有唐人透描、勾勒、添墨品。从**至宋徽宗开设‘皇家画院’,大兴临摹之风,被时人喻为‘传移摹写’,致使故宫的《芦雁图》等精品也是那时摹本。明清以来,各地古玩商为了牟利,纷纷建立字画造假作坊,比如历史上的字画造假著名品牌有:‘开封货’、‘皮匠刀’、‘后门造’、‘苏州片’、‘臣字款’、‘染色坊’、‘江西帮’、‘柳家铺’、‘罗锅胡同’、‘老榆树台’、‘泔水楼子’等等名号繁多,各种字画做伪作坊林立,遍及全国各地,长盛不衰。这些作坊造出的伪品无以数计,堪比繁星,且相互竞争激烈,越搞越精。字画造假系统中更有名人仿名人、士子学书仿、学徒工造假仿等不同的情况和门类。古时学字画都是从仿前人开始,致使郑板桥都有‘二十年前旧板桥’之叹,像这类仿作也占了古字画的很大一部分。别的不说,仅学徒工仿的字画就可用浩如烟海来形容,在旧作坊里,分工明确,比如学徒工张三专练唐寅的字,而李四专学唐寅的画,一练就是几十年,坊主一声招呼,一副唐寅的字画就出来了,轻车熟路,毫不费力。大的造假作坊,往往是客人要哪个名人的字画,就能造出谁的字画。一人专仿叫‘独秀’,两人合作叫‘合美’,三人以上造同一副的称为‘全喜’。世人所谓字画做伪的‘五巧’、即‘挖、洗、添、改、移’,兜点泔水洗一洗等,在这些学徒工手里也是‘老妈妈擤鼻子’顺手牵来,毫不费力。伴随‘拱花’、‘套花’和木版水印等工艺的不断发展,更是让做伪者如鱼得水,无孔不入,如虎添翼。     民国时,师兄弟汤安和谈敬伪造的宋元字画非常出名,上海回民古玩商洪玉林一次从谈敬手上买走八幅高仿字画,就要出一千两黄金,而洪玉林卖出的价格竟比收购价高出好几倍,这叫‘后门兜彩,前门开花’。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,太多太多。远的不说,瞧瞧清末民国流到海外的那些赝品字画,不光屡屡拍出天价,有的字画还舒舒服服地躺在了博物馆里,供世界各地的人们来瞻仰、赞叹、欣赏。     由以上简单说明可知,古代流传下来的真品字画比例很少,又经历过了大小战乱和破四旧等狂潮,真品留存量更少。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像顾恺之的《女史箴图》等大量的著名字画长期被怀疑为后世伪作或仿作了。但是皇帝的大个儿印玺往上一按,立即没了杂音,就是不真也是真的了,相关的考证文章等也是迅速断了链条,各种怀疑自然烟消云散,谁敢拿脑袋闹着玩啊。当前像围绕疑似苏轼的《功甫帖》等真伪的辩论更是不值一提,纯属小巫见大巫、关公面前耍大刀、守着猴子练爬树。     无论人们怎么看待和认识以前的字画造假现象----有的说是古代假字画传承了大量的文化艺术信息;有人说前人造假字画终究属于欺骗行为,不道德等等各种说法和论调不一而足,但是字画的滥却是有目共睹的。而当今的字画市场更滥。说到这里想必有藏友会问,能滥到什么程度?答:社会上的乐观统计是百分之九十是假的,我敢说百分之九十九的字画是赝品。当前造假字画,前无古人,高科技手段的运用,更使人眼花缭乱,比如用投影固定,电脑分色,光谱测定,克服了以前可能走形和色墨不自然等诸多问题,消除了墨点等任何做伪鉴别依据,达到了仿真的极高度,什么印章、题跋、款子和内容啊,都让你逼真到底。古玩行里称之为‘夺魂取魄’。字画做旧,手段同样高明、且办法多多,比如新字画隔上几层厚薄不一的纱和布,在夹层撒上浆一样的调好的药水,用电熨斗熨上几遍,叫做‘温古’,等滋热的差不多了,揭开边角瞧瞧叫‘探花’,裱好后晾出去,也不忘在画轴上标上销往哪里,哪里客人需要、叫做‘榜(棒)眼’。这种方法造出的假古画,旧色层次丰富自然深切,墨彩等沉入和度,印章机理与古画几乎无二,极难分辨。更有技术过硬的造假技师,一天能熨出几十幅甚至上百幅,这种大量生产的被唤作‘滚绣球’。还有架上矮铁架、插上钢丝网,喷上淡油水,盖上四棱罩,用特种电磁炉调好温度烘烤做旧的,这种方法称为‘金钟罩’。红外加强光照射法(即红运生古法)由于旧色逼真度不够,旧意过于浅薄和均匀,一些地方做了改良,加了些辅助手段,好多地方甚至早就不用这种方法了。再比如印章做伪,现在高科技造的包括细节等各方面已经非常到位、很难分辨,有激光法和电脑法为当代造假印章的先驱,发展出了翻版法等多种样式,被业界戏称为‘比翼齐飞’。当今在字画做伪行当里,书画家和鉴定师合作的伪品叫做‘二郎担山’,加上销售商运作,称为‘三全齐美’,再加上伪造证书的唤作‘四美兼备’。过去‘望闻问切’只是中医和**行的专业词,现在‘望闻问切’也是字画做伪行业的专业用语了,而且已被发挥的炉火纯青。当今的字画造假手段花样翻新,日新月异,许多鉴定图书早已被扫进了垃圾堆。    目前,除西藏地区造的假字画较少外,字画造假遍布全国,堪称‘全国一条龙’。过去论作坊,当前字画做伪产业链是以线论,比如‘京津唐’线,像这样的线密密麻麻,织成了一张灰暗的牟利大网,笼罩着中国和中国的艺术生命。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叶,日本造的中国假字画也开始大量流入;公元两千年前后,韩国的假画也在中国市场展露头角。这些流入伪品统称为‘洋流货’。之后由于中国字画市场饱和且严重膨胀,又形成了中国假字画外流的现象。这种假字画流入和外销的形势,古玩界用了个气象名词来形容、叫做‘对流’。    还有藏友说:‘小名头作者的字画不会有人仿的’,恰恰相反,过去仿造的大名头的作品已经引起藏界高度警觉,现在是只要有卖点,名头再小也有仿的,而且这类赝品正在急剧增加。‘人怕出名猪怕壮’这句话用在书画家身上再恰当不过,只要一出名,就会千军万马涌来造你的假,打你个措手不及。    如果把古代字画造假比作李逵和李鬼、双胞胎或多胞胎时代的话,那么当今中国字画做伪已经集其大成,全面发展,进入了克隆和真假美猴王的时代。以上内容如果展开来讲,是几个月也讲不完的。相信国家为了保护中国字画艺术的灵魂与血脉,会出台一些更有力的办法。我更坚信,广大藏友会更加理解支持华夏字画版的工作和努力!【特别说明:未经本人同意,外网严禁转载本文】

发表评论

手写输入
预览图片